江苏留城过年的家政工:这里也是我的家
栏目: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:2021-02-17
分享到:

“给老妈拜年!祝妈妈新年快乐,永远年轻!”正月初一早上10点,还在睡梦中的程晓梅被儿子的拜年声喊醒。49岁的程晓梅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少年没睡过懒觉了。按照上海当地习俗吃了酒酿圆子后,一家人便向徐汇进发。这个春节,上海各大景点都对留守的外来人员免费开放,这是程晓梅到上海打工6年来第一次留下来过年,第一次游览当地景点。程晓梅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惬意。

程晓梅来自四川绵阳,在上海蚕食家政有限公司做月嫂或育婴师。两年前开始,程晓梅在上海御珑墅小区照顾一个两岁小孩。“本来过年也是打算回去的,年前公司领导给我们提前拜年,倡议就地过年,还给不回去的员工发放奖励,想想就留下吧。”“最主要的是客户希望我留下来,还给我每月涨了1000元工资,将心比心我也要留下来。”

不回去过年,程晓梅最放心不下的是老家84岁的老母亲。她说,母亲身体不太好,虽然老家有哥哥姐姐照顾,但尽孝是每个子女的责任。除夕夜,一家人通过微信视频互相拜年,家人也理解她的选择。

“留下来,雇主安心,我也安心。”家政从业人员需要上门服务,疫情很容易造成上下家的信任障碍,去年疫情后就出现过“客户不敢让家政工去,家政工也不敢到客户家去”的尴尬。

程晓梅服务的雇主是一对90后,平时亲切地喊她程姐。“跟我儿子差不多大,我就把他们当自己孩子照顾。他们平时工作很忙,早出晚归,帮他们照顾小孩,空下来做做家务,让他们安心工作。”

小夫妻俩直到除夕才放假,过年的准备根本顾不过来。程晓梅留下来后,不仅帮着把家里收拾妥当,还一起把孩子的爷爷奶奶、外公外婆除夕都请到小家吃年夜饭。“年前我利用空余时间帮他们把家里彻底打扫一下,该洗的洗洗,把年夜饭准备好。我喜欢做菜,还专门学过。”说到年夜饭,程晓梅如数家珍:清蒸鳜鱼、梅干菜扣肉、金玉满堂、四喜丸子、山药拌木耳、炖猪肚、香菇青菜……

虽然留守上海,但程晓梅并没有和雇主家一起吃年夜饭。晚上6:30,年夜饭做好后,雇主就让程晓梅回到自己的出租屋跟丈夫孩子团聚,还给她放了三天假,工资照算。离开时,孩子奶奶给程晓梅塞了个大红包,孩子妈妈也给她发了红包。为表示感谢,程晓梅也给孩子包了900元红包。

回到出租屋时,老公和同样留守上海的小姑子已经把年夜饭准备得差不多了。除夕夜,一家人和几个绵阳老乡热热闹闹吃了顿年夜饭,一起看春晚。零点钟声敲响,大家一起跟绵阳老家哥哥姐姐们视频拜年,闹到很晚才休息。

住家阿姨武素芳是留在雇主家过的年。武素芳的工作是照顾南京华侨公寓的一对老夫妻,83岁的奶奶已经不能自理,每天离不开人。往年春节都由老人的子女上门照顾。“也是巧了,本来儿子打算年初六结婚,这样我肯定要回,因为疫情防控延期,我也就留下来了。”

武素芳是个喜欢热闹的人,决定留下来过年后,她就让老人把儿子一家三口约来一起吃年夜饭,一大家子聚在一起热闹热闹。为了这顿年夜饭,武素芳三天前就开始精心准备,列齐菜单,按图索骥——炸熏鱼、红烧茨菰、水煮腰花、爆炒鱿鱼、大蒜炒猪肚、冬笋蛋饺排骨杂烩汤、清炒豌豆苗、炸春卷、萝卜烧肉……武素芳说,自己是安徽人,擅长徽菜,但要考虑到雇主家的南京饮食习惯和风俗,要皆大欢喜才好。

除夕夜,老人的儿子给武阿姨包了个红包,被武阿姨谢绝了。武阿姨说,他们属于员工制家政企业,平时工资在单位拿,春节加班有加班工资,公司规定员工不能与雇主有金钱方面的往来。

大年初一,记者再次致电武阿姨,电话那头是一个小宝宝奶声奶气的声音,“这里是武阿姨家,武阿姨正在忙,你稍等一下。”然后武阿姨才拿起电话。“这是奶奶家的孙子,跟我关系挺好的,我们就像一家人一样。”